人文关怀,我们一直在路上

[日期:2019-09-16   作者:滕双杰   科室:骨一科 ]

  南丁格尔说过:“护士其实是没有翅膀的天使,是真善美的化身”一袭飘然白衣,是一颗纯洁的心灵;一顶别致的燕帽,是一项守护生命的重任。无数个阳光灿烂的早晨,我们倾听治疗碗盘的协奏曲;无数个不眠不休的夜晚,我们感受生存和死亡的交响乐章。我们负责病人的点点滴滴,大到医疗救护,小到更换衣物,而关怀就是连接护士和病人的桥梁,它让我们从相识到相知,让我们直接有了心与心的沟通。

  记得两个月前夜班时收治了一位胫骨平台骨折的患者,当时小腿因为严重肿胀出现大片张力性水泡,趾端血运很差,皮温也冰凉,足背动脉搏动几乎摸不到,医生说如果继续肿胀则需要马山切开减压,否则会导致肢体坏死。当时患者情绪很不稳定,作为责任护士,我耐心的向病人讲述疾病的病因和治疗,一次又一次的给病人做心理疏导,首先使病人平静下来,从半夜两点到早上八点,我每隔半个小时甚至更短去巡视患者,耐心地指导他做踝泵运动,肌肉收缩,甚至他睡了,我也是半个小时过去帮助他做运动。他问我,你都不休息吗?我笑着回答:我虽然想休息,但我更担心你的腿。就这样,患者患肢皮温慢慢变暖了,病人症状缓解了很多。突然感觉一晚上的疲惫都算不了什么。休息两天回来再去病房时病人说,虽然我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,但是我对你印象太深刻,真的谢谢你,那天晚上你跑过来那么多次,因为你的细心照顾和指导,我的腿才可以恢复的这么好。直到出院那天,他对我说,我眼中的医院和护士是“冰冷的”,但你的耐心和无微不至的关怀让我重新感受到医院和护士是“温暖的”。我想,其实我并没有做什么,做的也是我应该做的,只不过多去看了他几次,多鼓励了他几句,就得到了病人如此高的评价。

  在这里,人文关怀就是关心人、爱护人、尊重人。它是黎明破晓时的第一道曙光,充满意外和惊喜,同时更充满了生机和希翼!

  有一次,要送一名5岁的小男孩去手术,在手术室过床的那一刻,小男孩“哇”的一声,突然大哭起来,父母也跟着哭了起来。正好自己的口袋有一颗糖果,便温柔的说道:“小朋友,你是男子汉,这点小事就害怕的哭起来,以后怎么变成超人保护爸爸妈妈呢?”乖,不哭,不哭的话,等做完手术,阿姨把糖糖给男子汉吃好不好呀。小男孩听完,停止了哭声,说“好”。说完还要拉钩,一旁的父母也开心的笑了。

  在这里,人文关怀是苦涩的病程中香甜的一颗糖,含在嘴里,暖在心里。

  其实人文关怀并不复杂,离我们也不遥远,它可以蕴含在我们平常工作的每一个细节当中。病人焦急挂号时,它在我们耐心解答的话语里;病人输液时,它在我们温婉轻柔的动作里;病人出院时,它在我们祝愿康复的祝福里。这一个个微笑,一份份祝福就是人文关怀。

  我科作为人文关怀试点病房,我们的微笑不但多了,更是多了很多便民工具,从为病人准备杯子吸管、便民箱到一对一、手把手教会每个病人网上预约,减少等待看病时间。人文关怀是我们护理人永恒不变的主题,它是护理的精髓,也是我们护士的精神所在。

  人文关怀,我们一直在路上!一路向前,一路花开。